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溪

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;火萎了,我也准备走了。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  

2017-08-21 07:22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书法密码 

本文说话有点白,心直口快,但,细细品味一下,似乎能感受到一些有用的知识。

一、第一眼,站位很重要

看正书(分不清楷魏篆隶,就找不连笔的)要保持2米距离,看行草(就是连笔字)则要距离3米之外。站定后,可伸出右手食指临摹感受,感触更为直接。

确实好字,观赏时,可说此作深悟“中和”之美,如此可引用《书谱》句“志气和平,不激不厉”就更妙了。

二、见好字,不宜说漂亮

看到一幅好字,如果你非常大声地说“这字真漂亮!”,收获大多是嘲笑白眼,是否“好看”不是评价艺术品的核心标准,对于挑剔的、资深的、专业的欣赏者而言,“好看”甚至不是褒义词,反而有“轻佻”“哗众”之意。

一定要评价作品好,要从章法、结体、用笔说全面。夸“章法”,主要评价墨迹和空白的搭配,就说“布局空灵”或“布白生动”“趣象横生”。可引用名句:“此作真乃疏处可使走马,密处不使透风,常计白以当黑,奇趣乃出。”记住这是清人邓石如说的,但称“完白山人”则更有范儿。

三、不宜评字形,而是论用笔

这是装腔的高级境界。因书法可“取意忘形、自变其体”,但却要求“笔笔中锋、一撇一捺有出处”。“用笔”简单说就是运笔写字的抑扬顿挫轻重缓急。用笔“圆熟、精当、浑厚、细腻、方圆结合”,这些说法都足以让书家对你另眼相看。

四、论楷书,唐楷登峰造极

颜柳欧赵尽人皆知,但谈较陌生的作品能提高你范儿。谈颜真卿要叫颜鲁公,最爱“大小麻姑”《自书告身》;柳体只谈《神策军》;欧体可说《皇甫诞碑》;赵体胆巴碑、三门记都好。如有人较真,你便说:“归根结底,都以虞世南、褚遂良为宗啊!”全毙。

五、聊草书,走蹊径

二王、张、怀是常识,众所周知不新鲜。建议谈孙过庭的《书谱》“俊拔刚断”、米芾行书“充满韵律感”、黄庭坚书“长戈大戟”…你认为《兰亭序》固然神品,但却更爱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。如非谈“二王”,你喜欢右军(定要这么叫!)《远宦帖》和献之《鸭头丸帖》。

六、谈隶书,需谨慎

入门级《史晨》《乙瑛》不足以支撑你装,如非要谈则可叹“礼器碑阴更可爱。”汉碑种类繁芜风格各异,往远扯更安全:“朝侯小子残碑是隶书美学上的创新”、“好太王碑看似朴拙却变化万千”…特别注意:若论今人隶书,你爱王暇举超过刘炳森!

七、说魏碑,先掂自己分量

敢聊魏碑的通常不外行。张黑女张猛龙郑文公等名碑都属于实干派,只要咬定“《始平公造像》雄峻伟茂,乃方笔之极规。我正准备用大白云临摹之”就可招摇过关。如遇较真,你可以“北碑中的无名碑铭墓志最为可爱,可惜流传不广”结束谈话。

八、谈篆书,先分大小篆

偏长的是小篆,偏方的是大篆。谈大篆时言必称“古籀”,尽显装x范儿。大部分大篆书法作品都宗法散氏盘、毛公鼎、大盂鼎、石鼓文,把这老四样端出来基本能罩住师承来历。如说起大篆书家,你只说吴缶老(吴昌硕)习石鼓用笔遒劲无人能及即可。

聊小篆的捷径是谈汉篆不理秦篆。汉篆袁安袁敞二碑走宽博一路蔚为大观,是你最爱。必须主动谈起三国孙皓立的《天发神谶碑》。你须说“此碑奇伟,但我临摹时常混淆楷书笔意纳入其中,着实烦恼。”另,如能说“赵之谦之外,齐白老衰年印风一变也受此碑启发”就更好了!

聊魏碑不聊“二爨”就缺少腔调,说起爨宝子爨龙颜你须说“浑金璞玉,魏晋以还,此两碑为书家之鼻祖。”“招商银行”那四个字就是学二爨,赖少其写的,有人说他是学“扬州八怪”的金农的“漆书”,你要驳斥:“金农也是学二爨!”搞定。


高闲《草书千字文》残卷欣赏

此《千字文》以硬毫书写,笔势浓重,坚挺纵放而不失规矩。循规草法,挥洒自如,气象生动。其结尾处,尤为开阖恢弘,豪爽顿生,给人一种笔墨淋漓酣畅的感觉。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这样谈书法,您可是更显内行啊

《草书千字文》残卷,真迹。纸本,纵30.8厘米,横331.1厘米,已残,仅存“葬”字以下52行、243字,前缺的部分由元鲜于枢补。此书迹流传有绪,曾经宋赵明诚、元鲜于枢、明方鸣谦、清卞永誉和安岐等收藏,现藏上海博物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